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盲人钢琴调律网 >> 首页 >> 热点关注 >> 盲人钢琴调律师走上社会大舞台
盲人钢琴调律师走上社会大舞台
作者:李任炜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752 更新时间:2010-8-27 12:12:55

   

                  
                                          李任炜(右)参加研讨会的调律师(左)

    很多盲人朋友因为担心不被社会承认和接纳,而不敢涉足钢琴调律这个领域。

    不能说盲人朋友们的担心是没必要的,旧的传统观念影响也还普遍存在着。许多对残疾人不认可、不了解的人,看到这类残疾人的种种不便,也只能认为是社会的照顾对象,却难以看到残疾人也能成为社会的建设者,并为社会做出贡献。因此,对残疾人所从事的某种工作往往缺乏必要的信任。然而,我们仅仅因为这种不信任,就放弃自身的努力和奋斗,放弃自己明明有能力涉足的领域,那么我们就真的因为不具备应有的能力和素质而成为社会的负担和照顾的对象。正像世上如果没有第一个敢于吃螃蟹的人,人类至今可能还会把这种美味当作不能食用的怪物。

    事实上,在我们公司的盲人钢琴调律师多年为社会用户做钢琴调律服务的过程中,都感到没有想象的那么艰难。不信任、不理解是有的,但的确是极少数,更多的则是欢迎和信任,尤其是经我们做过一次调琴服务后,一般都不愿再换其它调律师,很多用户还成为了朋友。他们说:"复杂的技术我们不懂,可是我们知道调钢琴是要靠耳朵去听的,盲人的耳朵是最好的,调琴一定更准。"也有的说:"盲人找一份工作不容易,一旦有工作,会比别人更珍惜,工作也会更认真,所以用盲人是可靠的。"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鼓励和信任,我们才越干越有信心,路也越走越宽了。

    在我们为千家万户服务的过程中,发生过许许多多难忘而又感人的事,使我们每想起这些都感到力量倍增,也更认识了自己为社会做出贡献的价值。有的用户知道调律师都是双休日最忙,为便于我们安排时间,每次都用平时的时间专门请事假在家中等候。有时因为琴的机械问题多,工作时间晚了,用户就千方百计地要留我们在家吃饭,怎么推辞都不行。有的用户看到调律师视力不便,坚持每次调琴都用小三轮车接送……更多的用户则是热情的把我们推荐给有钢琴的亲戚、朋友和同事,并对我们的能力、水平和认真的态度大加赞扬。这样得到的用户更容易沟通,远比商业广告的可信度高得多,一见面就让你感到了热情和尊重。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盲人只要掌握了全面精湛的技术,具备良好的职业道德和敬业精神,得到社会的承认是必然的。

    世界上的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是永远一帆风顺的,大概只有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才是真正的生活,我们的调律服务当然也不例外。酷暑严寒、风来雨去、终日奔波之苦自不必说,仅是那些个别人的不理解甚至是恶语中伤,也足够考验和锻炼我们的心理承受能力了。

    我的一名学生是一家钢琴城技术部经理,主要工作是负责管理店内售前钢琴的技术操作和新员工的技术培训,有时也要负责处理售后服务中的一些疑难问题。一次,钢琴城派他去为一个非常挑剔的用户做上门服务,用户开门一看是个盲人就急了,说:"你们店里是不是专门和我过不去呀?什么人都往我这儿打发,快给我换人,不然我就退琴了!"领路的同事一再解释说这是店里最好的调律师,用户还是不答应。只好借用他家电话与店里联系换人,居然还要收取一元钱的电话费。面对这样的场景,当时的尴尬和恼怒是不难想象的。这个学生向我诉说委屈,我告诉他还要争取去,越是这样的人越要征服。虽然是少数,但有重要的意义。一是要尽量消灭歧视盲人的死角;二是能锻炼自己的心态,增强心理承受能力。后经钢琴城向用户反复解释,说明他是主管技术的部门经理,这才勉强同意再让他去。整个调琴过程用户都坐在一旁监督,终于他认可了,也尴尬了,诚恳地道了歉,并表示每次调琴决不再找别人。我那个学生也表示了理解和原谅,两人真就成了朋友。

    在我们的调琴服务中,常有用户把我们的工作和以前来过的调律师作对比。很多人都说和以前大不一样,有的说琴终于好弹了,有的说考到九级了,钢琴今天第一次准了。通过用户的叙述和我们对钢琴音准和机械状态的观察,不难发现目前的调律市场确实很混乱,良莠不齐的事随处可见。有的人调琴只调中音区,还说是不用的地方不要调,为了减少磨损。这完全是在欺负用户不懂。因为高、低音区长期不调,会因受力不均而造成音板等部位开裂变形,也是行业规范完全不允许的。有的人做新琴的售后服务,只掀开琴顶盖,用扳子胡乱比画几个音就了事。用户问他怎么才调十分钟,他还说"我是钢琴厂第一把扳子,就这么快"。试想,钢琴上220条弦,别说是调,从头数一遍的时间够吗?还有的人学了一知半解,却在名片上印着"专门为人民大会堂和中南海调琴"的字样到处行骗,不但不会排除故障,反而把不该动的部分整乱了。我们接过来时,往往要多花费很大的力气才能修复。

    调律市场的混乱,毫无疑问是坏事,急需大力整顿。但它同时又给我们盲人进入这一行业带来了机遇和竞争空间。从1991年以来的二十余年间,北京盲校的钢琴调律职业高中前后毕业了几十名学生,现在校学习的8名学生也即将进入实习阶段。如今毕业生们都有了自己的工作岗位,有的已经具有数以千计的固定用户,有的成为钢琴城的技术骨干。除几位改行做其它工作的学生外,绝大部分都考取了调律师资格证书,成为中国音乐家协会钢琴调律学会会员。他们的工作已经越来越广泛地得到社会各界的认可,多家电台、电视台和报刊等新闻媒体,都对盲人调琴做过宣传报道,同时也引起了各级残联的重视。中残联已经在考虑尽快向全国推广盲人调琴,北京联合大学特教学院也为盲人开设了钢琴调律专业,学历为大学专科,已开始面向全国招生。盲人调律师的队伍正在逐步壮大,接受盲人调琴的人当然也会越来越多了。

    在我国的钢琴调律界中,对盲人调琴也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一部分人出于对盲人一无所知,只凭想象就觉得这么复杂的技术,没有眼睛看是不可能掌握的,有人甚至说连机械螺丝都找不着,更谈不上维修了。另一部分则是以调律学会秘书长王兴龙老师为代表的一些知名度较高的专家和前辈。他们了解了盲人调律之后,从多方面给与了极大的支持。从提供零件、材料,到亲自授课;从安排实习场地,到推荐毕业生就业。在今年四月间召开的调律学会全国技术交流研讨会上,为了使来自各地的调律师们对盲人调琴有一个比较公正的认识,王兴龙秘书长特意在专家讲座中安排了我的发言。

    我知道,这是一个为盲人调琴正名的极好机会。我也决不是代表个人,而是代表着一个群体。因此,我认真地准备了一篇论文,以《钢琴调律教学与实践中的几点体会》为题,列举大量事实,从多方面论证了盲人调琴的必要性和可行性,也介绍了一些国外的先进技术和理论依据。发言引起了与会者的强烈反响,纷纷要求索取文字材料。因大会难以大量印发,只好推荐给《中国乐器》杂志在第五期上发表。大会技术交流是按四种内容分四个组开展的,我又主持了一个组的交流活动。几乎所有的与会者都先后来到这个组,观看了我的演示,听取了我的讲解。很多人都感慨地说:"不亲眼看您的操作,谁也难相信盲人能调得这么熟练。原以为你们最多能听音,没想到维修也都能做,而且理论研究的水平也比我们这些健全人高得多。"

    当然,在行业内外对盲人调琴的种种非议和负面反应,不可能通过一、两次会议就能消除。最终还是要靠我们的队伍不断壮大,技术水平不断提高,服务日趋完善,覆盖面逐步扩大,才能使钢琴调律真正成为盲人继按摩之后的第二条就业之路。我也衷心希望盲人朋友中有更多的有识之仕能为这项事业作不懈的努力和奋斗。

                                                      ——李任炜

  • 上一篇文章:选购钢琴前 应对钢琴品牌有所了解
  • 下一篇文章:怎样用钢琴为乐曲配和弦
  • 本站资源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文章搜索